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守护传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夜闯梵音寺地牢

守护传 暗许芳心 5262 2020-05-20 15:26

  

  深夜,冥月在圣佛山的最高处观察着梵音寺里的情况,虽说以他现在的能力硬闯进去救出弑杀并不苦难,但是他并不想将事情闹的太大,给梵音寺很好的借口来打击魔魂教。

梵音寺内部灯火通明,每隔半炷香就会有几批弟子交叉巡逻着,冥月并不想被他们发现,所以都是绕着在房顶上小心行动。

整个梵音寺非常大,分为前庭、中堂、后山三大块。前庭里是所有弟子的休息的房间,还有饭堂,以及练功的地方。中堂便是用于议事的大堂和长老以及掌门的房间。后山里是梵音寺的禁地和普通牢房还有地牢。

而要去到后山必须要穿过前庭和中堂才能来到后山,但是前庭又是梵音寺弟子最多的地方,而穿过前庭来到中堂就要好一些,这里没有太多弟子巡逻,因为一般入侵梵音寺的人多数都在前庭就被发现。而守卫最森严的便是后山,那里是梵音寺的命脉所在,至宝舍利和重要的犯人都在那里。

以冥月的功法,想不惊动前庭这些弟子穿过中堂来到后山一点都不难,但来到后山他的脸上变得有些凝重。

冥月站在后山的山顶,他看向山洼里。这里有两个山洼,一个便是梵音寺的禁地,收藏舍利的地方,而另一个方向的山洼里便是关押弑杀的地牢,这两个山洼都有非常强大的结界,冥月不能硬闯。

而且除了结界,这一个山洼都有十几名弟子在四处巡查。比较庆幸的是这两个山洼都有山体相隔,如果强攻其中一个,另一个很难发现异样,但前提是必须在他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解决掉他们。

冥月在山顶能清楚的听见弑杀的吼叫和谩骂,这也让冥月放下心来,弑杀还活着。

“许离殇,你个狗东西!想凭这十殿阎王的审判就像折磨你爷爷我……我呸!”

“十殿阎王!”冥月曾在云鼎峰的时候,就听玄清讲述过梵音寺这个恐怖的地牢。他当时也非常好奇,这个地牢到底拥有着什么力量,可以将人的意志和毅力全部消磨殆尽,最后绝望中寻求一死。

而冥月听到弑杀竟然关押在这个地牢中,原本准备强行闯进去的念头突然打消了。原来玄清说过,这个地牢不光是能审判关押在这里的犯人,更加强大的是里面那尊地藏菩萨像里面灌注了释空的所有功法和元神,关键时刻元神能出现阻挡一些擅闯地牢的人。

“弑杀,你在坚持些时日,我会寻找机会再来救你!”

弑杀听见了冥月的传音功,他大笑到:“魔神大人果然没有放弃我……”

冥月离开了梵音寺,他深知以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闯入地牢将弑杀解救出来,只能先回去再想办法。

“格格妹妹,我们好久没出来玩了。”

“是呀,每天修炼修炼烦死了,还要面对那些木讷的梵音寺弟子们,真是无聊透顶!”

楚慕羽没有搭理她们两人,独自一人走在最前面。

“羽哥哥……”格格从后面蹦蹦跳跳的追上了楚慕羽,她跑到楚慕羽身边问道:“羽哥哥,你这次怎么良心发现带我和小冉姐姐下山玩啊?”

楚慕羽把她们两人带出来,并没有来得及告诉她们缘由,只是说下山办些事情,顺便带她们出来玩玩。

自从回到云鼎峰,小冉和格格每天都在按着楚慕羽的要求在修炼,的确也应该出来走走。

“我这次出来是因为要寻找一个人……也许也不算是人。”

……

“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人,又不是人?”

“格格,我们可能发现了痴的踪迹,他来着了我三次。你记得前段时间在后山瀑布我见到的白衫老头吗?他可能就是三垢之一的痴!”

“白衫老头,我有印象……我还以为那是你眼花了呢,那你怎么知道他是三垢之一的痴呢?”

“前几日我和冥月都被他拉进了一个梦境,在那个梦境里我看到了所有的四法图残章。后来我询问了任前辈,他告诉我这个白衫老头很有可能是痴。”

“就算是痴,我们又要去哪里寻找啊?”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他,但是我们一定要抢在冥月之前找到痴。”

听到冥月的名字,小冉也小跑跟了上来,她还不能忘记自己爷爷死的画面。

“小冉,冥月目前封印了嗜心功法,本来我们可以借这个机会一举消灭魔魂教,但是现在他身边却有一个高深莫测的莫雨晴,她双休功法都达到了最高境界,并且有着稀有守护和技能。如果说我们功法修炼都达到了最高境界,也不一定能对抗冥月和莫雨晴,所以痴现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慕羽哥哥,对不起!我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没有突破嗜心功法的第七层境界,你送给我的雪凤凰妖兽之魂我还不能吸收。”

“没事的,我相信你很快就能突破这最后大关,到时候你拥有守护灵兽之后便能与冥月一搏,更何况还有我和格格呢!”

“羽哥哥说的对!小冉姐姐,我和羽哥哥一直都会站在你的身后帮助你的!”

冥月回到了魔魂教,莫雨晴听说冥月回来了急忙来到魔魂殿。

“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冥月坐在龙椅上,他眉心紧锁,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仇恨的感觉。

“许离殇……我迟早会让梵音寺付出应有的代价!”

“你去了梵音寺?”

“嗯,你姐姐告诉我弑杀在梵音寺,所以我本来是前去将弑杀解救出来的!”

“姐姐……”莫雨晴一脸愧疚,她知道冥月因为自己,没有为难姐姐。但是弑杀不管是对冥月来说或者魔魂教都太过于重要,所以她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冥月。

莫雨晴突然不做声,冥月看向了她,发现自己是不是让莫雨晴误会了什么,赶忙解释道:“雨晴,不关你的事!我也没有责怪你,我答应你不伤害莫雪晴,我也做到了。”

“谢谢你……冥月,这件事是我姐姐引起来的,就让我帮助你吧!”莫雨晴可能是想替姐姐赎罪,她也怕弑杀死在了梵音寺而彻底惹怒了冥月,那样的话姐姐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还有可能威胁到自己。

“你……雨晴,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只要你安全就行了,我不希望你为我冒险。”

“这些都是姐姐造成的,我作为妹妹,作为你的……”莫雪晴没好意思说出口,她转身走到门口回头说道:“交给我吧,我不希望你恨我和姐姐!”

莫雨晴独自离开了魔魂教,她直接奔向了梵音寺,誓要将弑杀完整的带回来。

几日后,莫雨晴便来到圣佛山顶。她与冥月一样,在这山顶观察着梵音寺,顺便休息等待夜幕降临。

莫雨晴趁着夜色小心的穿过了梵音寺大堂,来到了后山。

“结界……”莫雨晴运行嗜心功法,召唤出自己的守护妖兽‘裂土蟾蜍’。

莫雨晴红色的双眼突然亮起,左右手同时抬起,裂土蟾蜍也发出的黑色魔气全部集中在莫雨晴的手中。

地牢上空的结界开始波动,就像一块果冻一样再扭动。

“发生了什么?”守护在这里的梵音寺弟子全部抬头看向空中的结界,这金色结界开始被莫雨晴吸收到手掌里。

而就在结界被破坏掉的同时,地牢外的地面窜出了无根石柱。柱子将这些梵音寺弟子全部围绕进去,魔气也顺势将柱子相连。

“土阵封印……封!”

之间柱子之间的魔气上出现硕大的‘封’字,而这些弟子也运行着梵音功法,各种技能打在阵法上。

但无论这些人如何攻击阵法,技能都被阵法吸收。他们在阵法里呼喊,有的想用传音功求救,但所有声音都无法从阵法里传达出来。

莫雨晴缓缓的从山顶落下,她站在阵法外,一双血红的双眼看着阵法里惊慌失措的这些弟子。

“你们不用白费力气了,就凭你们的功法境界,根本无法突破我这个阵法,就乖乖呆在里面,或许还能保住你们的性命!”

被困在法阵里的这些弟子面对眼前这个嗜心功法已经达到魔神境界的人十分恐惧,他们知道现在整个梵音寺里都无法找到一个人功法到达成佛境界的。

“你……你是谁?”困在里面的一个资质比较老的弟子问道。

莫雨晴谁说能看见他们视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外面却无法听见,只有里面能听见外界的声音。

莫雨晴没有继续浪费时间,她走向了地牢的大门。

推开地牢大门,一阵浓厚的檀香味道扑面而来,莫雨晴下意识的捂住口鼻,以为是什么毒气之内的。

檀香的幽香从莫雨晴的指缝飘进她的鼻子:“原来只是檀香……”

莫雨晴小心的顺着楼梯往下走,越走檀香味就越浓密。她观察着四周墙壁,上面全部是雕刻的各殿阎王审判小鬼的壁画。

当莫雨晴走到底层,一条长廊的尽头便是一道门,这个门里隐约散发出一些莫名的能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