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这医生太懂我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 孟舒的烦恼

这医生太懂我了 转角吻猪 7291 2020-05-21 05:43

  

  元嘉随和自然的开场白,让孟舒感觉很是舒服。

她不由地放大图片看那些可爱的小木雕,她其实很想养一只小宠物的,但平时基本没有私人时间,也无法照顾好它。

舒:“好可爱!”

舒:“元老师你竟然还会刻木雕。”

元嘉:“只是工匠水平而已,有样学样罢了,闲时就做一些来,有来访者需要的话,就送一个。”

舒:“元老师平时工作很忙吧?又要上课、又要直播、还得接待客人……”

元嘉:“还好,都是愿意做的事。”

元嘉:“你今天休息?”

舒:“哪有休息啊,不过今天倒是不太忙,晚上有一场活动,工作都排到明年九月了,算上春节,也就累计不到二十天的休息时间。”

元嘉:“有机会可以偷偷溜出去看海。”

看到元嘉的回复,孟舒感觉很是贴心,平时她要是跟别人说工作忙之类的事,别人总会说忙点好、有事做,或者说多安排点休息时间啥的。

只是这些都是被日程固定好的,元嘉就很懂她,要想休息放松,就只能自己偷偷找机会溜出去。

不要以为她现在就是休息了,她也只能在酒店呆着,否则一出门,便是铺天盖地的镜头对着她,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无数倍丢到网络上。

因为身份的缘故,她注定不能做想做的事情,哭会被人放大、发脾气会被人放大、犯错也会被人放大,一边承受着工作的压力,一边承受着来自网络上的无端谩骂和恶意。

曾有一次被暴露了临时住所,然后第二天她就收到了一份神秘快递,快递内容是一条男性内裤,还沾染着恶心的痕迹,这几乎让她崩溃,以至于接连几天都做了噩梦。

梦里她被人群包围,那些人怪笑着,谩骂着,说她卖x上位,说她整容,说她婊……

而这些,其实都是她微博评论里的常态。

为什么没有做过错事,却要承受这样的恶意、要被人挂上这样的标签?

舒:“元老师咨询一小时的收费是多少呀?我想买你一小时的时间,跟你聊聊天。”

孟舒之所以不找别的心理咨询师,最主要的原因是元老师本身也是网红,她有了解过,哪怕像元老师这样的人,网上也有不少黑他的,相似的经历让她愿意去尝试一下这场心理咨询。

元嘉便把价格表给她发了过去,然后孟舒直接转了五千块钱过来。

元嘉:“你是想买十个小时?”

舒:“嗯。”

线上咨询开始了。

元嘉以前也做过线上咨询,效果相对线下来说要差很多,毕竟无法最清晰直观地看到对方的微表情和肢体动作,元嘉也就不能很好地进行聊天把控。

但也是分对象的,像孟舒这种当红明星,让她来线下咨询的难度确实很大,不是她不愿意来,而是她找不到机会来。

在系统的体验课程里,元嘉也当过明星,很清楚明星的压力来自于哪里,有时候入戏太深,甚至会出现严重抑郁或者人格分裂等情况。

明星们得了病,都不会愿意承认自己有病,一方面是社会群体的不理解,会有更多的恶言恶语随之而来,另外一方面,经纪公司也不允许他们‘生病’,价值都还没榨干呢,你怎么能说你不干了?

他们的大部分生活都在镜头之下,常人是很难想象那种明明自己难受得要死,却依旧表现得积极阳光的模样,内心的煎熬是多么痛苦的。

为了保障饮食,元嘉是有备用的电子版保密协议的,咨询开始前,便发给了孟舒,这让她可以很大程度上的放下戒备,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来。

元嘉开启了视频。

这一次,孟舒没有戴着墨镜和帽子了,似乎是刚起床不久,也没化妆,嘴唇和脸色有些发白,脸色不太好看,但五官还是非常精致漂亮的。

“元老师你好,我是孟舒,是一个艺人……”

明星们来做心理咨询,其实并不一定要心理咨询师教他们怎么做,因为没用,在合约的要求下,他们不可能放得下工作,平时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

那为什么还需要心理咨询呢。

只是想找一个能够平等聊天的人罢了。

孤独的太久了,精神世界就像沙漠一样荒芜,想找一个人化解孤独,却发现谁都找不到,又或者怕找错了人,置身到另外一处深渊。

倘若能够有一个类似‘真心朋友’一样存在的人陪伴,那么便可以达到治愈的效果,内心也不会如此煎熬。

元嘉在观察孟舒,孟舒同样也在观察他。

当孟舒说出自己身份时,她能察觉到,元嘉的脸色很平静,好像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光环一样。

元嘉的眼神和回话都让她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普通女孩子,于是不知不觉间,好似卸下了一副沉重的外壳一样,这样的聊天让她感觉浑身舒坦。

不用刻意去掩饰什么,也不用抱有什么企图心,她只是说她想说的,而元嘉也正好愿意听,不会纠结他听了会怎么样,于是率性、真诚。

这就是孟舒的感觉,很自然而然的感觉。

如果是跟别人聊天的话,大概只需要三五句话,她便能感觉到‘频道对不上’,于是悄然结束话题。

跟元嘉聊天,她一开始还比较警惕,只是说着一些比较平常,圈里圈外人都不会太惊讶的事,但就是感觉跟元嘉的频道对上了,于是不知不觉地越说越多,甚至到了最后,几乎都是她在说,而元嘉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静静地听着。

“从小家庭条件一般,记得还读书的时候,父母总夸邻居家的姐姐年薪几十万,特别有出息,现在我赚得是邻居、同学的几十倍上百倍,但那又如何,我不敢乱花钱,真的不敢,我特别害怕自己哪一天承受不住,违约了,那么我或许还能赔点违约金。”

“元老师知道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吗,我感觉自己像古时候青楼里的女子,一头扎了进去,然后想法设法地给自己赚赎身钱。”

“以前经常上网看评论,现在已经不看了,骂我的人不知有多少,每天都有编不完的段子、造不完的谣,今天我又跟谁在一起了,明天我又被哪位领导潜规则了,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被恶意解读,以前有前辈对我说,小舒啊,这个圈你认真就输了,本就是大染缸,什么人都有,谁没被黑过、没被骂过,演技烂、整容、挖黑历史、耍大牌、滚出娱乐圈……”

“深刻体会到没经历过就不懂那种感受是什么意思了,在没入圈之前,我也曾笑称,只要能火,这些算啥,尽管黑我,哈哈,立了个旗,果然红了,也很多人黑我,但我却承受不住了。”

“我收到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内裤、死老鼠、刀、用血写的字,总有神通广大的人知道我在哪,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让我濒临崩溃。”

“哪怕我很努力、哪怕这些我都没有,但身处这个圈子里,别人就认为我该受着。”

“是,我活该。”

“骂我其实无所谓的,但他们都牵连到我的家人和朋友了,我们家已经很多年没走过亲戚了,不敢走,总有各种闲言碎语。”

“我甚至能想到,假设我去见心理医生被偷拍到了,当晚便能上头条。”

“家里的窗帘已经三年没拉开过了,不能开,一开就有人从对面高楼偷拍我的房间。”

“我是个傀儡,镜头前的样子,只不过是娱乐工厂的编排罢了。”

……

孟舒说了很多很多,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倒了出来,压力的快速宣泄中,已经让她丢失了理智,这种畅所欲言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她恨不得把一切痛苦的、恶心的、从未被人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就像是一个掉进粪坑里的人一样,跟神经病似的在大雨中狂奔,要洗干净身上所有的污垢。

元嘉静静地听着。

孟舒说完了,在镜头前,双手捂着面,就这样哭了起来。

好像是压力都在这一瞬间释放了一样,她感觉浑身轻松,她甚至不在乎元嘉会不会泄密了,这一刻的巨大放松,让她觉得哪怕更黑的夜晚降临,也无所谓了。

元嘉当然不可能泄露一丁点信息出去,不说那份保密协议,他的职业操守也决不允许自己做这种事。

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一个人红起来只需要一天,从顶端坠入深渊也只需要一个黑点,信息在一瞬间便可以传开,即便这根本不是真相也无所谓。

对于吃瓜群众来说,关你是真是假,只要有瓜吃,话题讨论度够高、有趣、可以炒作,让人觉得‘你活该’就好。

甚至于连孟舒自己,都觉得这一切,都是‘活该’了。

从立下想当明星的梦想开始,都是‘活该’。

孟舒哭了很久,哭完抹了抹脸,苦笑一声:“元老师,这些都是我活该的,对吧,我也这么认为的。”

元嘉看着她,摇了摇头,柔声道:“这不是你‘活该’的,但却是你无法避免的。”

“真的会好吗?”

“当然,有不喜欢你的人,但也有喜欢你的人,她们把你当偶像呢,你要学会跟自己和解。”

元嘉轻声说着话:“总会遇到很多人和很多事的,但千万别因为这些人和事,丢掉了原来的自己。”

“我……我现在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以想想自己小时候,或者抱一抱爱你的人。”

“嗯嗯……”

孟舒知道自己的工作无法去改变,但这一次的倾诉之后,她就像一个装满污水的木桶,元嘉帮她把污水都倒了出来,哪怕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污水依旧会渐渐装满,但此刻的她,已经重新有了勇气和信心。

“你现在正在经历一个下雨天,如果注定被淋湿的话,不如尝试静下来,感受雨。”

“最重要的事情,是确定自己真的在往前走。”

“慢慢来,会好的,你又不差。”

得到安慰和鼓励的孟舒,重新拥有了力量。

谁都知道烦恼是要说出来的,但能让一个人敞开心扉地跟你诉说烦恼,这就是本事,也是这场心理咨询的最大价值所在。

“元老师,真的很感谢你能听我这场牢骚,我感觉心情好多了。”

孟舒在镜头那边双手合十,很是郑重地对元嘉说了谢谢。

“我也很感谢你的信任,这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元嘉也跟她说了谢谢。

信任这种东西是有成本的,对于孟舒来说,她几乎是赌上了所有。

冷静下来的孟舒也有些后怕呢,不过通过这场沟通,她也已经是能完全信任元嘉了。

“元老师,我想买你一年的服务时长,每个月可以有一次咨询就可以了。”

这倒是元嘉接到过咨询时间最长的单子了,单价也是最高的,孟舒自己开价十万元,相当于十二次类似今天这样的线上聊天。

元嘉倒也没有让价,只是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只小兔子的木雕出来,在镜头前给她看了看。

再过几天时间,元嘉就有足够的积分购买情绪读写器了,他打算在这个小兔子木雕上,写入平静、淡然的情绪。

他也时常能看到网上关于自己的负面评论,因为性格释然,他对这些看得并不重。

而他的这种性格,正好是孟舒所缺的。

“好可爱~”

“等过几天,我把这个送给你。”

孟舒不知道木雕有什么作用,但这种元嘉亲手做的礼物,还是很特别的。

“元老师,谢谢你!”

.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